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脑残鸡不残
脑残鸡不残
我跟女朋友都是今年毕业,我考上了公务员进了事业单位,女友因为在师范大学主修的教育心理学专业是个冷门的学科,所以很幸运的留校做了大一年级的辅导员老师。

  今天是周末,我们休息,女友的学校正在打算跟残联合作一下关爱残疾儿童的项目,因为女友刚上班,所以那些老老师们就把这些零碎的工作交给了她,正好我又时间就跟女友去社区残联中心,跟她一起做社会研究调查。

  社区中心的主任领

  着一个跟我差不多高大的男孩子走过来说:「好好地跟哥哥姐姐聊聊天哦!」「老公,你帮我问他问题好不?」女友摇着我的手说道。

  「好啦!好啦!」手臂被双峰夹着,我心里暗爽的。

  我看着主任给我的资料:张X,18岁,疾病:智力障碍。

  「今天是2009年,是2008年的儿子吗?」那男孩跑过来问我。女友在旁边哈哈大笑催我快答。

  「是。你坐在那边,哥哥姐姐今天陪你玩。」我说道。

  女友今天穿的黑色连身裙再配上黑色丝袜就像紧身衣一样,把好身材的线条都勾勒出来了!今天不露却另有一番性感,我想跟她好好恩爱。我那偷偷傻笑的样子让那男孩看到了吧,他突然也嘻嘻地笑起来了。

  「干嘛傻笑啊?老公问,我写下来。」

  我倒了杯水给那男孩,让他一边喝一边跟我们聊。他一下子喝得太猛了,把胸前和裤裆都弄湿了!我打算去叫中心的人拿点衣服给他换上。

  「老婆,你先把他的湿衣服脱下来,我去拿一下乾净的衣服。」「好吧!快点哦!」我去到办公室问那些懒洋洋的工作人员拿了一套新衣服就跑回去了。刚来到门口从窗口看进去,女友正蹲着把他的裤子脱下来!我心里想着,那男孩会不会摸女友呢?我还是等会再进去啰!

  突然听到女友说了一声:「小坏蛋!」原来那男孩可能看到女友性感的大奶子想揉揉抓抓吧!呵呵!女友用手指弹了一下他的鸡巴,那硬硬的龟头都冒出来了!女友说:「比我老公的小点,不过你都用不了哦!」那男孩似懂非懂地点了一下头。

  女友笑呵呵地跟他说:「姐姐帮你换衣服,那你要亲亲姐姐的脸哦!就像你爸爸亲你妈妈一样哦!」说完就想站起来让他亲亲可爱的小脸蛋。不愧为我的小妖女,任何时候都想占男生便宜。哼!

  突然那男孩按着女友的肩膀把她压到蹲下的状态,女友「啊」的一声同时他把自己的内裤拉下来,将那硬直的鸡巴一下子插入我女友的嘴里。

  这是什么回事?我惊讶得反应不过来!女友也是很吃惊,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  那男孩按着女友的头一边摆腰抽插我女友可爱的小嘴,我想,她平时都很少帮我口交,竟然帮你这小子爽了!

  女友反应过来的时候,用手推开他,但没有他力气大,被他压得死死的,鸡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。我进不进去好呢?正考虑这个的时候,看到女友好像屈服了,手没有再推他,反正用手轻轻托着他的蛋蛋按摩揉搓。这小骚货,竟然为他服务了?女友闭起眼睛迎合着他的抽插,我看着鸡巴也硬起来,好想冲进去把女友大操一顿!

  突然他停下来了,女友睁开眼睛,眉头也皱了起来,用手一把推开他,嘴里的精液都喷出来了!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来。女友把精液吐出来后,脸红红地说:

  「你爸爸是这样亲你妈妈的啊?讨厌死啦!」那男孩又呆站在一边点点头。

  女友站起来走过来,我立刻躲开楼边那里。女友确认一下周围没有人了,於是她走回去了,我就又慢慢走回那位置看。小妖女想干嘛呢?她伸手入裙子里把丝袜和内裤轻轻脱了下来,看到内裤闪着亮晶晶的,原来女友被挑起性欲了!

  她走到那男孩旁边,妖媚地看着那男孩说:「想不想跟姐姐玩游戏?但不能告诉别人哦!」那男孩点点头。

  女友把裙子拉起来,露出湿湿的小穴和又长又白的大腿。靠!老婆被挑起性欲又变成淫荡的小妖女了!老婆把胸脯贴在他脸上,然后坐在他裤裆上跳起辣身舞了!女友一边揉着奶子,一边用手指挖小穴。我心想,平时为什么跟我做爱就不跳这个?或者是我平时太急,一脱了就上她,下次我也要这样玩。

  女友看到那男孩的东西硬了,就扶着他的鸡巴慢慢地坐下去:「啊……好痒哦!」「姐姐,好舒服!」「乖!用手揉揉姐姐这里。」

  那男孩伸起双手揉揉女友的大奶子,女友摆起腰让那男孩的鸡巴在她小穴里抽插,她扶着他的肩膀大力地坐下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痒……宝贝……让……我止痒……」女友加快地摆动她的小蛮腰,那男孩「啊」一声就交货了!

  女友悻悻地坐他身上下来,小穴里还沾着他的精液:「怎么这么快嘛!三分钟都没有,讨厌!」女友嘟着嘴说道。

  我觉得是时候进去了,就退后几步,然后大声地走回来,只听到里面一阵乱乱的声音。我两分钟后走进去,老婆已经把衣服穿好了,那男孩却只是穿上了内裤。

  老婆走过来说:「怎么这么久嘛?死木头!」我抱着她说:「找衣服要时间嘛!」瞄到旁边的垃圾桶有擦过精液的纸巾,我就问老婆:「怎么垃圾桶多了那么多纸巾?」「就你喜欢留意一些怪地方,刚才用纸巾帮他擦乾净衣服上的水。」女友突然脸红红地说。

  「亲亲姐姐!」那男孩突然说了这一句。

  「胡说!打死你这家伙!」女友脸红得像蕃茄一样地打了一下那男孩的手。

  「是不是真的啊?小宝贝。」我笑嘻嘻地问道。「就脸一下。」女友说。我想:『是用鸡巴亲女友的小嘴呢!』「怎么湿了的?」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中心的工作中员,说完就走过来帮他换衣服了。

【完】